日女记者遭安倍“御用记者”性侵 出书揭“黑箱”

日女记者遭安倍“御用记者”性侵 出书揭“黑箱”

日女记者遭安倍“御用记者”性侵 出书揭“黑箱”

日女记者遭安倍“御用记者”性侵 出书揭“黑箱”

伊藤诗织讲述自己遭山口敬之性侵的经历。

日女记者遭安倍“御用记者”性侵 出书揭“黑箱”

山口敬之。

  在日本,性侵事件如同海面下的冰山。许多女性因为羞耻心、恐惧感以及无形的社会枷锁而不敢发声,但有一位女性勇敢地站了出来,她叫伊藤诗织,是一名女记者。

  遭安倍“御用记者”性侵后,在警方撤诉,申诉无门的情况下,伊藤诗织根据自己的遭遇出版了新书《黑箱》,还作为日本反性侵的代表人物登上《纽约时报》。

  据新华社电

  “面容姣好”“英语流利”“沉着冷静”……这是伊藤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2017年10月,28岁的伊藤在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召开记者会,讲述自己遭遇性侵的经历。

  2013年,伊藤在美国留学期间结识了时任日本TBS电视台华盛顿支局局长山口敬之,一起吃过饭。2015年4月,已经回到日本的伊藤和山口约好在一家餐厅商谈工作,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据伊藤讲述,用餐时她喝了很多酒,随后晕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酒店床上,而山口在自己身边。伊藤意识到自己遭山口性侵,第一时间逃离酒店,被羞耻和混乱感所淹没。“我曾走访过60多个国家,去过很多被认为是危险的地方,然而自己所经历的真正危险却发生在以安全著称的日本。”伊藤说。

  性侵案无故遭撤诉

  伊藤最终决定报警,但一开始并未得到认真对待。后来警方检查了酒店的监控录像,并找到运载过伊藤和山口的出租车司机作证之后,对于案件调查的态度才变得积极起来。

  2015年6月,伊藤在柏林采访时接到负责此案的警员电话,称“逮捕令已签发”,希望伊藤尽早回国协助调查。然而,伊藤后来又接到电话称逮捕令已取消。她追问原因,却未得到具体答复。

  据日本媒体报道,警方接到时任东京警视厅刑警部长中村格的电话后,撤回了对山口的逮捕令。中村格曾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的秘书。

  同年8月,在嫌疑人山口未被逮捕的情况下,案件有关资料被送交检方。2016年7月,东京地方检察厅针对此案做出证据不充分、不予起诉的裁决。

  反被诋毁有“政治背景”

  “顽固”“任性”“不撞南墙不回头”……伊藤这样描述自己的性格。

  2017年5月,伊藤在日本媒体上自爆性侵遭遇,并质疑警方取消逮捕令及检方的不起诉决定。在东京地方检察厅作出裁决后,她向日本检察审查会提出不服抗诉。

  伊藤的勇气在日本女性中很罕见。长期以来,日本社会对女性存在偏见,甚至认为遭遇性侵的女性都是咎由自取,比如衣着暴露等。因此受害的日本女性倾向于保持沉默,甚至还会自责。伊藤自我曝光并维权,无异于在刀尖上跳舞。

  一开始向警方报案时,伊藤曾被警员劝阻,称“举证十分困难”,坚持维权将会严重影响她的生活,甚至会导致无法在行业内立足,因为控诉对象“在业界拥有较高的地位”。然而,为了改变“性侵仍被视为禁忌话题的社会环境”,伊藤最终决定站出来。

  伊藤的维权路很不顺利。2017年9月,东京第六检察审查会驳回了伊藤的抗诉。同月,伊藤向山口提起民事诉讼。

  山口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关系密切,是安倍的“御用记者”。出于种种原因,日本舆论的焦点一开始就不在性侵问题上,而是试图挖出所谓的“政治背景”。既有日本民众质疑山口未遭逮捕与安倍政权高层干预司法有关,也有一些右翼媒体和网民大肆诋毁伊藤。

  日本性犯罪案仅冰山一角

  去年10月,伊藤根据自己的遭遇出版了新书《黑箱》。她说,“黑箱”是自己在报警、维权时经常听别人提到的一个词。由于自己所控诉的性侵行为发生在仅有2人的密室中,自己对事发时的记忆模糊,外界无法窥探内部情况,很难证明事情是在违背自己意愿的情况下发生的。此外,警方、检察机构的办事程序对公众来说也是个“黑箱”,透明性不足。

  始于美国的女性反性骚扰、反性侵“我也是”运动风起云涌,伊藤的故事也因此受到西方媒体关注,她还作为日本反性侵的代表人物登上《纽约时报》。“我也是”运动给了伊藤更多勇气,她说,希望能够借此“打造一个能谈论性暴力的社会环境”。

  根据日本警察厅发布的统计数据,2016年日本警方认定的强奸案仅为989件。但专家指出,每年仅约千件的性犯罪案只不过是冰山一角。2017年,日本修改刑法,加大对性犯罪的惩罚力度。伊藤认为,除了修改法律,日本对性侵案的立案方式以及整个社会对性侵受害者的宽容度等也都亟待改善。(王可佳)

[
责编:张倩
]